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全年免费资料大全 > 仇华 >

从李登辉的背景分析其“仇华、亲日”情结

发布时间:2019-05-25 16: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李登辉日前又大放撅词,宣称钓鱼岛是日本领土。李登辉一直有一种强烈的仇华与亲日的反动历史价值观,是日本右翼势力在台湾的代言人,是西方势力遏制中国的急先锋。

  李登辉具有强烈的、仇华、恨华思想情绪与亲日、媚日与颂日的扭曲心态。他在多次讲话与谈话中,污辱中华文化,攻击中国,却大肆赞美与颂扬日本。

  在1994年与司马辽太郎的谈话中,李登辉表现出一种对日本的无限想往、崇拜与对中国的不满及分裂中国的思想。司马辽太郎这个日本右翼势力的代言人,一直认为中国太大,应该分成几个国家才对。他更无视中华民族在台湾的绵长开拓史这一事实,胡说台湾本是“无主之地”,并将日本统治台湾50年的殖民历史说成是,“自1895年以后的50年,台湾曾是日本的领土”。身为“中华民国总统”的李登辉却对此种言论不仅不予以驳斥,反而向司马辽太郎表白他对自己曾是一个日本人的自豪与分裂祖国的愿望。他竟以自己22岁以前是日本人自居,对日本充满着无限的崇拜与自豪,却对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不光彩,发出“生为台湾人的悲哀”,并迎合司马辽太郎说“中国”这个词含糊不清,“是外来政权”,他要把它变成台湾人的。他还将自己视为摩西,要带台湾人“出中国”,要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其分裂中国的思想与图谋暴露无遗。

  1999年初,李登辉出版了一本粗制滥造的《台湾的主张》一书,他公然继承了日本右翼势力分裂中国的思想,不满中华文化,攻击中国,甚至主张将中国分成七块。他讲“兼具霸权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大中华主义,对其他亚洲国家而言,仍然具有威胁性。最理想的状况,是中国大陆摆脱大中华主义的束缚,让文化与发展程度不相同的地区享有充分的自主权,如台湾、西藏、新疆、蒙古、东北等,大约分成七个区域,相互竞争。”

  这本书也充分显示了李登辉亲日、媚日心态。他在书中表示,“我阅读最多的,还是日本出版的书籍”,“日本出版的书籍仍是我主要的精神食粮”,“日本也是个了不起的国家”。他还进一步讲,日本在对外政策上过分软弱,尤其是对中国,“更显得谦卑”,因此“日本可以更强势”。

  李登辉在大权独握后,便利用各种场合与机会,公然诋毁、污蔑与攻击中华民族与中华文化。他曾表示中华文化“压抑了人性的自然流露”,要台湾教育“从窄的大中华观念走出来”。他甚至表示,“现在没有和日本人打仗,不必再谈大中华民族主义”,否则就是法西斯。就在日前举世关注朝鲜半岛高峰会谈之时,李登辉又发表谬论,不仅认为这次高峰会议没有什么意义,而且借机攻击中华文化傲慢,且具有复仇性。

  80年代以来,日本右翼势力抬头,不断制造否定侵略战争、否定“南京大屠杀”等反动言论,遭到世界特别是亚洲大多数受其侵略国家的反对与抗议。然而,曾受日本殖民统治50年的台湾,其当局与领导人很少有反应或抗议之声,甚至相反,李登辉对日本在台湾的殖民统治歌功颂德,大加赞美,呼吁日本对“50年前的旧事(-指日本侵华战争)没有必要反复重提”。

  作为台湾的领导人,李登辉不是反对与揭露日本对台湾的占领,不是批判日本在台湾进行掠夺性的殖民统治,不为被屠杀的60万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台湾人叫冤,而是大肆赞扬日本的殖民统治。在《台湾的主张》一书中,李登辉全面肯定日本在历史上的战争政策和殖民地统治政策,认为“日本是台湾现代化的启蒙者”,日本人不必为曾经殖民台湾而耿耿于怀,不必对日本战争历史和殖民历史表现太“敏感”、太“困惑”,不必老是向中国为侵略战争赔礼道歉。

  1997年12月20日,李登辉在接受日本《产经新闻》新闻采访时表示,“日本过去对中国的侵略,持续向中国低头道谦的倾向,做得太过份,中共会在南京大屠杀这种问题上,持续向日本抗议50年,甚至100年,其目的就是不要让日本人忘记南京大屠杀,大陆的大中华思想,经常和反日互为表里。台湾也有亲大陆的少数派,就南京事件举行对日抗议集会,但只是聚集了特定的极少数人。”不难看出,李登辉反对日本向侵华战争与南京南屠杀道歉,不满大陆对日本侵略战争的追究,更不满台湾岛内反对日本侵略战争的正义行动。

  相反,李登辉认为中国向日本谈侵华战争的历史问题,是向日本“敲诈”。李登辉在他的《台湾的主张》一书中表示,中国老向日本提“历史认识”问题,不是因为中国人对历史正义有所坚持,而是藉以向日本敲诈,要借钱,要援助,要日本人的投资,所以日本人不要上当。

  1999年1月,李登辉在接受日本作家深田佑介专访时,再次显示了其对日本在侵略战争问题上的反动立场。在谈线年访日时对日本侵略战争的批评,而主张“现在正是加强日台友好关系的最佳机会”。李登辉于是表示,“50年前的旧事没有必要反复重提。我倒觉得在认识历史上,比日本更有问题”,并将主席要日本正视侵略战争问题说成是亲戚被日军所害的“个人恩怨”。李登辉这种颠倒历史事实、不要追究日本侵略战争的言行,完全是一个日本右翼势力的反动观点,那有一点中国人的本性,怎能是一个台湾领导人的谈话!

  李登辉这种对日本否认侵战争的默认与亲日做法,竞连日本人也有同感,为之“叫好”。日本产经新闻台北支局长吉田信行以“台湾人的日本情怀与战争教训-永野发言在台湾看到的东方美德”为名,投书《中国时报》,认为台湾人由于特殊的“日本情怀”,在永野事件中对日本有比较“同情”的处理与了解。今年3月24日,日本学者就表示,李登辉在日本的声望远较在台湾为高,因为台湾岛内还有正义人士反对李登辉的声音,而日本不但没有反对声音,而且是一片对李登辉的赞美与颂扬之词。

  李登辉对受日本侵略受害的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中国人民巨大伤亡与痛苦无动于衷,而对日本天皇的去世表示无限崇拜与哀悼,对日本右翼势力代表人物的死亡发表隆重悼念。

  更有甚者,李登辉的夫人曾文惠竟然参拜祭(示巳)有战争罪犯的“靖国神社”。1999年8月12日,台湾媒体刊登“第一夫人东京游之外有秘闻”,指出曾文惠此次赴东京观光主持轮船下水典礼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她另有重任,那就是8月15日“终战”纪念日参拜设有包括李登辉之兄李登钦(皇民名岩里武则,被美军炸死于马尼拉湾)灵位的一家“靖国神社”,“藉此表达家族的致哀”。

  人们并不反对家族对亲人的祭奠,但为何不在自己的家中祭奠,而跑到日本的“靖国神社”,正反应了李氏夫妇对日体侵华战争的价值观以及与中华民族不同的另类思维。

  更令人不解的是,李登辉的兄长是二战期间日本人强制征兵战死,他应该反对与仇视日本军国主义才合情合理,可他从不认为日本军国主义有何不对,从未谴责过日本军国主义。用此种方式祭奠兄长,岂不是对兄长的污辱?岂不是为日本军国主义还魂?

  李登辉上台后,没有继承蒋介石在“一个中国”与统一问题上的立场,却完全继承了蒋的亲日与勾结日本右翼势力的衣钵。

  蒋介石在大陆统治时代,就与日本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到台湾后,为了的共同需要,蒋介石不仅放弃了对日本的战争索赔,而且仍与日本的右翼势力保持着特殊的关系。日本A级战犯及前首相岸信介、曾屡次发言否认战争责任的藤尾、奥野、永野以及自民党大老椎名、金丸等都是蒋介石的好友。对蒋先生来说,只要,不管你屠杀了多少中国人,不管称是否否认侵略战争,都可以成为他的朋友。蒋介石还曾擅自郝免美国人放纵的战争罪犯岗村宁次的战争罪行,并秘密豢养在台湾,组训蒋的“”军队。岸信介等日本右翼头面人物还被蒋奉为贵宾,经常往来台湾与日本之间。

  李登辉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日本好友,几乎清一色、亲台、否认侵略战争的右翼势力人物,像司马辽太郎、中岛岭雄、石原慎太郎等。1999年11月,李登辉还绕过台湾“外交部”通过秘密管道,邀请极右势力的代表石原慎太郎访台。

  李登辉从生物学角度讲是中国人,但却自认为是台湾人,而在日本人看来他更像一个日本人。这正是李登辉的多重人格特征。就连李登辉的一位好友都认为李登辉“具有日本人、台湾人、中国人三种人格”,适情况分开使用。”

  在日本统治台湾50年间,日本人推动“皇民化”教育与统治,特别是通过创办日本学校或派赴日本留学,培植了皇民化阶层中的一批精英,其中许多人仍活跃在今日台湾政坛与工商界,李登辉就是其中的典型,有着浓厚的、抹不去的“日本情结”。

  李登辉自认为自己22岁以前是日本人,并不是没有一点道理的。他从小接受日本教育,并参加过日军军校(千叶高射炮学校),穿过日本的军装。而那时正是日本军国主义最盛行的时候,不能不能对他的思想造成影响,从而使他有着日本人的思维与某种日本军国主义的思想。当年,他与日本学生一起庆祝日本在中国战场上取得的胜利。他自己也在《台湾的主张》一书中表示,他个人如何受益于日本殖民地精英教育,至今受益不浅,受用无穷。

  抗战胜利后,李登辉从日本京都大学回到台湾大学读书,但在是蒋介石与日本右翼势力结合、对抗中国大陆的环境中,李登辉的日本文化思想不但没有得到纠正与改变,而且进一步强化了李登辉的与亲日思想。

  在接受日本皇民教育与军国主义教育之后,李登辉回台湾又接受的教育,后来又一度在美国受到西方思潮的影响,从而造就了李登辉的多重性格。日本、美国与一个共同点,就是(虽不,但的直接结果是),因此李登辉思想深处有强烈的与思想,这在上述的讨论中已经看得很清楚。因此有人指出,以李登辉为代表的台湾皇民阶级拥有三样东西:“意识”、“亲日情结”与“附美欲望”。

  就李登辉个人而言,长期与日本右翼势力代表为友,往来密切,所读的书籍以日本出版的书籍与刊物为主。他喜欢的日本刊物,如《诸君》、《文艺春秋》、《SAPIO》等均是右翼势力的刊物,并将其视为他自己的“精神食粮”,这不能不造就李登辉这样一个与否认日本侵略战争的价值观、历史观。

  人们不会忘记,李登辉曾参加过,尽管后来,其实是出卖“同志”保全了自己,才未受到的惩罚。但一个曾经参加的人,是不会受得到的信任与重视的。李登辉因此“污点”被情治部门列为“观察对象”长达21年,对李登辉的思想不能没有重要影响。1970年,联合国开发总署东亚支部拟聘对农业有专长的李登辉赴泰国曼谷出任农业经济顾问。不料,台湾“安全部门”依李登辉为“观察对象”不适合“出国”予以拒绝,这无疑对李登辉又是一重大打击,不能不增加他对的不满与仇恨。

  但李登辉是一个很有成府与忍耐性的人,将不满藏在内心,伺机寻找出头之日。后来果然赶上蒋经国推行本土化政策,大批提拔土本精英人才,并在贵人的推荐下,李登辉以农业专长而平步青云,进入政坛,步步高升。当他大权独揽之后,开始表现出对传统中国的不满,将其视为“外来政权”,并进行本土化的改造,从而逐渐建立起一个“台湾”,并扬弃传统中国坚持一个中国与统一的立场,走上与接近的“”路线,并最终将搞跨,将权力按自己的预订计划“和平转移”给。(编辑 余广欣)

http://yupz.net/chouhua/8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