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全年免费资料大全 > 持球 >

写在《中锋持球》后面

发布时间:2019-06-03 13:5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我一直想写写业余打球的这块生活,三十多年前写过《左撇子球王》、《中锋王大保》,后来又写过《中锋宝》,但都是短篇、中篇,总觉意犹未尽,还不足以表达心里的很多东西。好多次都想写作长篇,无奈冗务缠身,时间由不得自己做主,而且,几十万字的篇幅,要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想想也可怕,于是就搁置下来了。一搁多年,直到退休,才如释重负,重新提笔,把我最熟悉的这块生活拿出来,开始写作长篇。

  我自觉算得上是一个超级球迷。从小玩球,得空就要把球抱在手里,吃饭还把球踩在脚下,慢慢慢慢把一个球都玩熟了;老了看球——看电视上的NBA直播,一到季后赛,我天天像过节一样兴奋,手头的事情全放下,什么事情都不能把我从电视机前拉走。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告别了一批又一批NBA球星。我对美国的NBA巨星们可以如数家珍。

  我十五岁就给选进了县里的中学生篮球队,同时进去的还有葛增富和江金山。我们同年生人,又同在县城的中学上学,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有一年多的时间,我们这拨人差不多天天在一起,就在县城北边的广场上,训练,比赛。我们那时精力充沛,兴味盎然,可以一天从早到晚地练球,直到夜色完全降临了才意犹未尽地回家。那时的我们年纪尚小,思想单纯,懵懂而天真,虽然生活清苦至极,但对未来的朦胧向往和对现状的满足,几乎不知愁滋味。那时“”已近尾声,我们这支生气勃勃的球队横空出世,一时给无聊而沉闷的县城居民带来了无比的乐趣,成为亮点。四十多年后,我回去家乡,在老城的街巷里踱走,忽然就会有老人喊我进家里坐下喝茶。他们都还记得当年我的球衣号码,记得我的野名,记得我打前锋,葛增富打中锋,江金山打后卫,三个人是三根台柱子,把一场场比赛打得烟生火爆,精彩百端,让观众的手板都拍红,喉咙喊哑。后来再没有看到那样热闹的场合了,也好多年没有看到我们了,犹自唏嘘。他们都会问到葛增富和江金山的近况。

  我在小说中写到的人物,大多都有原型。有真人,也有真名,有的连野名都是真实的。太小腿、灰毛砣、奶猪崽、海脑壳、能者八个眼等都是真实存在。一想起这些名字,一个个鲜活生动的形象就在眼前晃动。这些人我都很熟悉,他们的穿着打扮、语气神态,都熟,知道他们喜欢吃咸还是吃淡,知道他们打麻将是用两根手指夹还是拿三根手指抓,眼眨眉毛动,一抬手,一投足,就大概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想要说什么和怎么说。生活中的这些人,并不是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我只是借用了他们的一个名字,故事与他们完全无关(有的也会稍许使用一点素材)。作为写作者,心里应该储存有一些熟人形象(越多越好),有人将其比喻为“人干”,需要时,拿出来用水泡发了,就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我觉得这个比喻有一定的道理,但不会完全照搬。在写作中,我只是把这些熟悉的人物和名字作为一个依据,一个酵母,借以发酵出各种故事,表现自己想要表现的内容。因为熟悉他们的文化背景、思维定势、行为方式、语言习惯,心里有底,提起他们的名字时,略一凝神,就知道人物在情节进展的场景中会怎么想怎么说,能有真实感。

  小说里写到的一些事情,有的我都亲身经历过。“”开始时,我是第一批加入的。我的成份好,成绩好,按比例每十个同学推选一个,我有幸上位。我和几个同学结伴徒步串联,我们的目的地是井冈山,因为那里冰灾,只走到郴州就返回了。我没有随大批知青下乡,回到了原籍老家。我确实是作了扎根农村当一辈子农民的打算的。进工厂干的是烧锅炉。厂长是个球迷,他让篮球队五个主力队员可以挑选工种,我选了锅炉房。我的选择让所有人不解。改革开放后,我专程去了趟福建石狮,由当地朋友带着,看了服装市场,看了音响市场,看了化妆品市场,坐了摩托,吃了海鲜,出了海,亲身感受了厦门特区的蓬勃景象,让人叹奇,让人振奋。而有的不想为人所道的经历,好多细节不记得了,但那种痛感还在,成为我成长中的营养,写作中的资源。六十年一甲子。我们这辈人,经历过乱世(“”),也经受过盛世(改革开放),我们是不幸的,我们也是幸运的,我希望能用笔忠实地记录下我们这辈人几十年的心路历程。

  同时,看到经济大潮中人性的扭曲,各种怪象乱象让人心痛、心焦,我想表达普通老百姓的很朴素的一个愿望:“再使风俗淳。”

  我一直想写写业余打球的这块生活,三十多年前写过《左撇子球王》、《中锋王大保》,后来又写过《中锋宝》,但都是短篇、中篇,总觉意犹未尽,还不足以表达心里的很多东西。好多次都想写作长篇,无奈冗务缠身,时间由不得自己做主,而且,几十万字的篇幅,要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想想也可怕,于是就搁置下来了。一搁多年,直到退休,才如释重负,重新提笔,把我最熟悉的这块生活拿出来,开始写作长篇。

  我还想在看球之余(我在有意识地追着看CBA联赛中广东队的行踪),安静地读点书,再扩大点社会接触面,也学学广东话,争取还能写点东西,希望能写得好一点。

  做过下乡知青、卷烟厂工人、文学编辑、专业作家。曾任副县长、湖南文艺出版社社长、《芙蓉》杂志主编、花城出版社社长、《花城》杂志主编。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72年开始发表小说。迄今已出版长篇小说、中篇小说集、短篇小说集、散文集等19部。作品曾获首届庄重文文学奖、首届湖南省优秀文学艺术奖、广东省鲁迅文学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优秀作品奖等三十余个奖项。已退休。业余爱好一是篮球,次之读书,三是写作。

http://yupz.net/chiqiu/13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